世界杯赛程网 > 资讯 > 德甲 > 拜仁抽到皇马后笑 毅力(梅)27

拜仁抽到皇马后笑 毅力(梅)27

来源:世界杯赛程网 德甲

毅力(梅)27

这是一个关于足球迷、宫廷背景和各种妃嫔的故事。没什么可玩的。自定义文字,大家一定要小心!

ABO文章,该怀孕了,该生孩子了,该生孩子了,飞起来很轻松!

不建议德国球迷、拜仁球迷、皇马球迷和他们的球员阅读本文,也不建议美迷!太会飞了!我只需要玩情节!请放手!攻击和接受都不是1v1!当心!

CP猪梅(Schweinsteiger/Messi)等拉浪CP

+

顽固

跟随皇马部队去探查营地所在的三名士兵并没有回来。雷欧等不及了,派了七支队伍去寻找。里奥此前根据判断找到了自己的新阵营,但经过这一战,皇马迅速撤离。这里周围地形险峻,别说找营地,开车也难。直到深夜,里约才发现皇马的军营。

雷欧带着五人向北狂奔,但眼看天快亮了,他们还是一无所获。到了一个低洼的山谷时,雷奥正犹豫着接下来要往哪个方向走。突然,草丛中响起了声音。众人立刻拔剑,摆出防御姿势。电影。

“WHO?” 利奥问道。

“将军,是我们!”

利奥听说是他派去探索皇马阵营的那个人。

“你找到他了吗?”

“我们没有找到施魏因斯泰格勋爵,而是带来了卡西利亚斯。” 其中一人压低声音说道,雷奥等人迎了上去,发现他们拖着一个活生生的大人物。

里奥以为他们在拖着施魏因斯泰格,没想到竟然是对方的教练。他惊讶的问道:“拉莫斯不是说他已经死了吗?”

“他处于昏迷状态,我们一开始以为他已经死了。”

利奥走到他身边。他们无法点燃火焰。他们在茂密的森林中,只能靠月光辨认。确实是卡西利亚斯。

“他没有死,但他处于昏迷状态,所以我们可以把他带出来。”

“但是你……施魏因斯泰格呢?你见过他吗?” 雷欧连忙问道。

三人的脸色顿时一变。其中一个回答说:“我们没有看到他。我们在军营外遇到了三名皇马士兵,他们来打水和做饭。我们出其不意地殴打他们,然后换上皇马的军服。混进军营,很难查到施魏因斯泰格被关在哪里。谁知道……我们进去之后,那里一个人都没有,只有……大量的血。”

雷奥吸了口气:“也许不是……”

“我们看到了,不知道是不是施魏因斯泰格大人的事情……” 士兵露出一张脸,将一枚戒指递给雷欧的手。当冰冷的金属碰到他的皮肤时,利奥颤抖着。,这确实是巴斯蒂安的戒指,他自己的戒指早就丢了,但他一直戴着。

雷欧脑子一片混乱,强忍着惊慌,问道:“可是你为什么要把卡西带出去?他是教练,可以被你抢走,不会是因为他们的战术吧?”

他这话一出,所有人都心惊肉跳,四下张望,生怕被埋伏。

“这不会是套路。我们没有找到施魏因斯泰格阁下,我们正要偷偷溜出去,但突然皇马军营里一片混乱。有人喊着要追叛徒。我们以为他们在谈论我们,所以我们赶紧躲起来。当我们进入最近的营地时,有六个人在看守他们,我们撞倒了其中一些。这时候外面很乱,我们以为自己逃不掉。把一个人当人质,没想到营地竟然是一张牌,西,我们穿着皇马队服,营房里的人都在跑来跑去,没人注意到我们……”

雷奥听了,眼前出现的,就是他们提到施魏因斯泰格时提到的那一幕。一滩极其夸张的血泊在他的面前,让雷欧浑身一颤。

“卡西利亚斯是一个重要的人质,他不能和我们一起回营地,如果他这次真的死了,你的努力就白费了,”里奥强语气平稳,“传我的命令。军队集合马上下车,在这里等我。告诉内马尔和拉基蒂奇,我们手上有卡西利亚斯,让他们和士兵们沟通。这次我们手上有人质。我们不会白死,甚至可能不会去战争。” .”

雷欧吩咐四人回去送信。他和其他人以及昏迷中的卡西利亚斯是平等的。

夜色散去,天色大亮,雷欧一刻也无法闭上眼睛,焦急地等待着大军的到来,焦急地猜测着施魏因斯泰格的遭遇。或许他利用了皇马军营的混乱?也许他像那些巴塞罗那士兵一样改变了皇马的制服?雷欧在脑海中做出了无数的假设,但他不敢去想自己已经被暗杀了。

中午时分,巴塞罗那的大军终于到了。利奥让医生检查卡西利亚斯。确认他已昏迷且情况稳定后,士兵将他抬下。就在拉莫斯对卡西的失踪还很愤怒的时候,里约已经把巴萨的军队安置在皇马的军营前。

“给皇马发消息,告诉拉莫斯将军,我会在军营门口等他出来签停战协议。”

雷欧说完,使者立即前去处理。很快,拉莫斯就驱车出去了,他已经没有了昨天的凶恶,脸上只有慌张和憔悴的想躲起来。

“施魏因斯泰格在哪里?” 利奥问道。

“签了协议,自然会让你见人。” 拉莫斯应了一声,挺起胸膛,装出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。

“我怎么知道他不在你手里?”

听到这话,拉莫斯看向雷奥,目光似乎发生了变化,但还是固执的说道:“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……”

“别废话了,我不信怎么办?施魏因斯泰格的人呢?”

拉莫斯并不害怕与他正面交锋。他猜到利奥不知道施魏因斯泰格在哪里,大声说道:“在皇马的军营里,你签了协议,我们马上放人。”

罗纳尔多骑上马,在离拉莫斯几步远的地方停下。他看了看利奥,又看了看身后的士兵,没有看利奥。

利奥让副官提交了协议,说道:“这是我们的协议,我已经签了,现在就看你了。”

拉莫斯和罗纳尔多接过文件,看了几眼。拉莫斯质问:“昨天的协议写的很清楚,你们的卫兵会撤回巴塞罗那十公里,给我们五个城市。为什么?今天反而让我们撤退?”

“因为卡西利亚斯在我手中。” 利奥说。

拉莫斯早就预料到了这种可能性,但他尽量避免认为这个假设成立。雷欧说这话的时候,脸色顿时变得惨白,根本说不出反驳的话。

“昨天你说我们杀了他,我相信你,也为他的死感到遗憾。你在教练的生活上骗我,这真是你的一贯作风。来,把卡西利亚斯带上来……”

一名士兵跑去传递命令。拉莫斯焦急的看着自己奔跑的方向。很快,两个人抬着担架走了出来。他们越来越近了。拉莫斯看清了卡西的脸,这才松了口气。语气。

“我们不能后退十公里,”拉莫斯咬牙坚持。“这太多了。”

“讨价还价?” 利奥冷笑。“十个手指太多了,你不觉得吗?” 一名士兵举起刀,准备向雷奥下达命令。

梅西,你不用寸步难行!”

“我必须走一英寸?施魏因斯泰格在哪里?你把他还给他。”

“我怎么知道他在哪里?我根本没见过他,你还想把他压在我身上吗?”

“你杀了施魏因斯泰格,我杀了卡西。这很公平。”

“他连巴萨士兵都不是,他的命怎么能被我们教练取代!” 拉莫斯大喝一声,“我根本没杀他,他自己跑了!”

“如果你是生是死,你想说多少谎都可以。我怎么知道你是否会在接下来的战争中隐藏他并用他威胁我?”

两人互不信任,拉莫斯拒绝签署协议,双方僵持不下。两人不肯让步拜仁抽到皇马后笑,利奥不同意把卡西交给他们,拉莫斯也不能给他施魏因斯泰格。

一番争吵之后,罗纳尔多在拉莫斯耳边说了些什么。后者没有回应。罗纳尔多将此视为默许,骑马向前走了几步,走到了里奥身边。

“我们没有杀死施魏因斯泰格……我昨天让他走了。” 他低声说。

雷欧深吸一口气,“你——你——”

“他受了伤,我们折磨他……他可能只剩下半条命了。你们的人把卡西带走了。当然,知道昨天我们军营里乱七八糟,我让施魏因施走了。拉莫斯发现老虎的时候是,而且他还追着我,不然他会陪着卡西,你不能带他走。”

罗纳尔多谈到了昨晚发生的事情。利奥知道施魏因斯泰格没有死,这才松了口气,但听说他受到了折磨,现在可能已经晕倒在马背上,被马牵着不知道该往哪里去。我不禁感到非常焦虑。

“他还活着,但你需要你找到他,”罗纳尔多说。“这次我们势均力敌,让皇马一口气交出五城。回国后,拉莫斯和卡西都会被定罪,但如果协议不那么苛刻,拉莫斯就签了,这件事很快就结束了。” ……你还是派人去见施魏因斯泰格吧。这个地方经常有熊出没,你知道……”

尽管罗纳尔多是敌人,但里奥知道他不会对自己撒谎。讨论了许久,雷奥最终同意修改协议,将五座城市改为两座,退后十公里至五公里,让拉莫斯签署协议后,双方撤兵。

撤军后,利奥让拉基蒂奇带着一大群军队回首都。守卫边防的士兵返回边防军营。他安排了几支队伍去寻找施魏因斯泰格。他还率领其中一人前往边境。我日日夜夜都找到了。

那天的搜索一直持续到深夜,雷奥累得受不了,躺下休息的时候,突然想到自己没有问过C罗为什么要放施魏因斯泰格离开。哪怕他对自己有兴趣,却冒着这样的风险,和自己的人撕破脸皮,甚至被当成叛徒……

在被拉莫斯等人折磨了半天后,施魏因斯泰格深夜从手臂上的伤口刺痛中醒来。当他醒来时,他毫不怀疑自己还在梦中,因为罗纳尔多正在为他打开锁链。

“别出声。” 他说,此时他已经解开了手上的手铐,正在解开脚上的手铐。

“你怎么能救我?” 施魏因斯泰格问道。他被折磨得几乎说不出话来。

“皇马不会做这种无耻的事情。” 罗纳尔多说,这是一个冠冕堂皇的说法,但他确实对拉莫斯的行为感到愤怒。卡西利亚斯受了重伤,拉莫斯非常生气,下定决心要这么做。他报仇。不过,施魏因斯泰格不是巴萨的士兵,他相当于平民。各国轻蔑地将平民卷入战火,劫持人质,历来都是惯例。但罗纳尔多并不自私。他不想让雷欧尴尬。按照利奥的性格,他不会同意停战协议的各项条款。如果拉莫斯真的一怒之下杀了施魏因斯泰格,石里奥肯定会后悔的。

罗纳尔多带他出去,感觉自己一半的衣服会沾上施魏因斯泰格的血,感叹自己被折磨了半辈子或者拒绝透露巴萨营地的位置,巴萨和皇马的士兵不知道有多少人可以做到。

“你……也配得上雷欧。” 罗纳尔多说。虽然他一直不喜欢雷欧的情人,但现在不得不佩服他。施魏因斯泰格来自拜仁。就算说出巴萨阵营的位置,他也不是背叛,只是他不想背叛里奥。甚至不惜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。

罗纳尔多不敢让施魏因斯泰格在营地里骑马,即使在黑暗中也太明显了。他在营外准备马匹。罗纳尔多将施魏因斯泰格拖出军营。没走多远,就听到马蹄声。回头一看,是拉莫斯骑在马上。

“你今天放了他,不要自己回来,皇马没有你这样的叛徒!”

施魏因斯泰格听说是拉莫斯的声音。这一刻,他距离罗纳尔多准备的那匹马只有几步之遥。平时要是能尽可能多地跑马,可现在浑身都是皮肉,动弹不得。,不过拉莫斯这个时候还是到了。

“我不是叛徒!你把他扣为人质太卑鄙了,有损皇马的名声——”罗纳尔多说。这时候,拉莫斯已经追上了他们,越下马越稳在罗纳尔多身边。

“别用这些话来糊弄我,城里劫持人质有什么稀奇的!你不是改了吗?”

“他不是敌人,而是平民。你用他来威胁梅西——”

“还好你还敢提梅西,你跟他有染,不是想讨好他吗……”

罗纳尔多再也听不到他谈论自己和利奥的事情了,剑挥的越来越快,拉莫斯实在受不了了,根本没时间说话。

拉莫斯出去的时候很匆忙。他让士兵们派人去见他。他先冲了过去。当他追上C罗时,球队还没有到。生怕施魏因斯泰格跑掉,立即纠缠罗纳尔多不让。他去。两人各自拔出剑,互相厮杀。天空很暗。他们没有注意到施魏因斯泰格。他躺在地上奄奄一息,仿佛死了一样。两人在皇马打架的时候,他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,用尽全身力气跳上马,默默地离开了幽静的森林。

第七章

找了半个月,雷欧还是一无所获。他让其他人都回京城,自己继续寻找。属下不忍让他在外面闲逛。这批人回来了,又派了另一批人代替他,陪他去寻找施魏因斯泰格。

利奥已经搜查了边境。虽然没有找到施魏因斯泰格,但他从未见过尸体。利奥安慰自己,他一定还活着。说不定他以前是被大篷车救过的。现在他安全了。他受了伤,康复后回到了巴塞罗那。

但他真的会回到巴塞罗那吗?里奥心想,万一他气馁了,他还没有接受他,莫名其妙卷入纷争,折磨折磨,也许他不想再踏入巴塞罗那了。有这种可能也不是不可能,他很好。拜仁的君主,就算来巴萨闭门吃了不少苦头,也要这样受苦……

“明天我们沿着河边走,说不定能找到施魏因斯泰格阁下。”

一袋水被送到了利奥的守卫士兵利奥。利奥喝了几口水,拧上了盖子。

“我希望,”他叹了口气,看着眼前同样疲惫不堪的年轻人,“这次很抱歉给你添麻烦了,我可以休息一下,和我一起跑来跑去。”

“不是有奖金吗?” 士兵老实一笑,“我们愿意跟着你。”

利奥懒洋洋地笑了笑。

“中午休息一下,我们就出发吧。”

说完,他靠在树上,闭上了眼睛。几分钟后,雷欧忽然感到一种不寻常的头晕。这是不对的。他试图睁开眼睛,看到那个士兵刚刚站了起来。看他的身边,躺着十几个人,就连本该守卫的守卫也倒在了地上。

“你……”

雷欧没说第二个字就晕倒了。

上马后,施魏因斯泰格走神恍惚,倒在马背上晕倒了。马背着他顺流而下,越走越远。几个小时后他醒来,发现自己躺在溪边,旁边有一匹马在吃草。

施魏因斯泰格忍着未愈合的伤疤,向马走去。他看到一个袋子挂在马鞍的一侧。他只希望里面有食物让他吃。他打开左边的袋子,看到一整袋干粮到手后,再看右边的袋子,里面装着一些常用的药品。这是军马的固定装备。施魏因斯泰格取出药。刚刚这一招,他手臂上未愈合的伤口又开始破裂流血。他看了看一袋药,才发现自己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了。他甚至感觉不到药。有什么用。

忍着疼痛,他开始清理和包扎看似严重的伤口。药材不多。他不敢一下子用完,剩下的留着以后用。拉莫斯开始太难了。他只处理了一半的伤口,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都过去了。他太累了,咬了一口,倒在地上睡着了。

施魏因斯泰格醒来时已是傍晚。他不了解这里的地形。最急迫的就是找个地方让他安心睡觉。山路崎岖拜仁抽到皇马后笑,他连马都不会骑。天黑了,他牵着马去找一个更高的山洞。比较隐蔽。他受了太多伤,不适合开车太久。施魏因斯泰格领着他开车进了山洞,想在这里躲几天。他对这条路并不熟悉。如果他四处走动,很容易迷路。最好等伤口愈合好再回巴萨阵营。

我不知道狮子座发生了什么。晚上他躺在坚硬的地面上想着。上次他们在山洞里过夜的时候,是有雷欧陪同的。虽然他们只剩下两片面包,被马德里的追赶者追赶,但回想起来,他们仍然觉得自己比这一刻要好得多。

施魏因斯泰格仰面躺着,一动不动,全身疼痛。想想都不会死的痛。

在山洞里休养了几天,伤口虽然结痂了,但迈出一步还是疼。剩下的干粮不多了,施魏因斯泰格已经等不及了。他再次出发,寻找巴塞罗那的军营。走了几天,他没有看到营地。第六天,他正在溪边打水,忽然听到脚步声向他走来。转头时,两把剑已经指向了他的鼻尖。

没有找到巴萨的营地,施魏因斯泰格转而去了皇马的场地。

当拉莫斯在营地待到第四天时,罗纳尔多劝他休息一段时间。拉莫斯只是摸了摸自己空荡荡的肚子。他记得上次吃饭是在昨天早上,但他并不觉得饿。甚至不困。

“别担心我,”他把毛巾弄湿,擦了擦Cassie的脸。“你去办你的工作,回程已经安排好了?”

“我明天可以回去,”罗纳尔多靠在一张桌子上。“给伊戈尔的车也准备好了,我会陪在他身边,医生会一直跟着。”

“带他回去,”拉莫斯忽然笑了笑,“他来了,我只能在心里装成他。”

“没事,你就是多虑了。”

“你自己看吧,”拉莫斯抬起手指指向卡西。“我擦了擦脸,他没醒,正常人就这样睡?”

罗纳尔多无法解释:“他昨天才醒过来,肯定需要休息。回去也无妨。首都什么都有。宫里人多,他肯定很快就好了。”

拉莫斯仍然握着卡西的手,看着他。

“你要是担心他,你就回去吧,我在军营里。” 罗纳尔多说。

“你以为我不想回去吗?” 拉莫斯问道:“规则不能改变,我原定今年在边境,你可以向陛下解释,但伊戈尔如果知道了,还是会生我的气。”

“毕竟,你还是很想他。” 罗纳尔多笑了。

“帮我照顾好他,”拉莫斯认真的看着C罗,“我不能再失去他了。”

“别说得这么倒霉,我当然会照顾伊戈尔。” 罗纳尔多转移话题,想起了上一场战斗结束时的场景。就在这时,卡西突然陷入昏迷。医生说可能有生命危险,拉莫当时吓得说不出话来。他像个木头人一样守在床边。后来,罗纳尔多去释放施魏因斯泰格。拉莫斯追上他后,卡西被带走了。仿佛被人带走了一般,随时会崩塌。

重组军队后,罗纳尔多带着卡西利亚斯和一部分正在恢复的军队回到了首都。拉莫斯率军在边疆,一年后返回。

拉莫斯也在战场上打了十几年,但这样的对手,他还是头一回。梅西确实让他吃过几次苦,吃过不少苦头,但战争总是输又赢,他也乐此不疲,但这一次卡西受伤,他彻底给梅西贴上了不相容之敌的标签。是苏亚雷斯伤了卡西,但拉莫斯只让梅西说他要砍掉伊戈尔的手指。只要梅西一句话,他的伊戈尔就残缺不全,甚至可能当场死去。席的脸上仿佛带着面具,脸上没有一丝人影。只有在那一刻之后,梅西才会永远是拉莫斯的不流血杀人机器。

幸运的是,Cassie 已经慢慢恢复了。抵达首都之前,拉莫斯在路上收到了一封写给自己的信。他说他恢复了很多。他还说,回家是最好的伤病良药,让他安心守边防。等你的身体完全康复了,来陪自己吧。

战争的敌意逐渐消散。拉莫斯,正如卡西所说,每天都安心地在边境训练和巡逻,过着单调但令人满意的生活。

战后才半个月,拉莫斯还没来得及吃饭的一个早上,士官就说,巡视员在夜巡结束后有重要的事情要汇报。

“他们说他们在北部发现了巴塞罗那军队的踪迹,”这位士官说。

“巴塞罗那?” 拉莫斯皱眉。他们打算卷土重来吗?“让他们进来谈谈。”

两个巡逻队走进帐篷,立即报告:“将军,我们队昨晚在北河汇合处发现了一支巴塞罗那队,大约有十五人,包括里奥·梅西。”

“十五个人?还有梅西?” ” 拉莫斯惊讶道:“他们怎么会在这里?你确定只有十五个人吗?”

“只有十五个人,我们只是在路上和其他巡逻队商量了一下,他们说他们也找到了巴塞罗那队,但他们似乎在找人,可能是施魏因斯泰格。”

听到这话,拉莫斯松了口气。皇马的军队已经大半撤退,无力承担战争。如果梅西想再战,他只会死。

梅西...

“我记得他身边有我们的卧底,不是吗?” 拉莫斯突然想到了这一点。

“是的,他在巴萨军队已经十多年了,但是他用的并不多,五年前他只是得到了一点价值不大的情报。”

“这一次巴塞罗那人这么少……”拉莫西附上,“不管他在那支球队里是什么人,不管你怎么联系他,让他想办法抓住梅西。”

“抢梅西?” 一旁的副官问道:“这会挑起两国之间的战争,将军——”

“这取决于你的想法,”拉莫斯说。“说不定这样就能结束两国之间的战争,要是我们杀了他怎么办?巴萨也因此一塌糊涂……赶紧动手,越快越好。”他下令,良久之后再次感觉到他的身体在燃烧。他的伊戈尔还在从麻烦中恢复过来,现在梅西在马德里边境,他怎么能放过这个机会。

三天后的一个午夜,拉莫斯被士官叫醒,并在狂风暴雨袭击军营时被带到牢房。

“你说人家带回来会第一时间通知你,我们会尽快赶过来。”

“你做得很好,比我预期的要快得多。”

拉莫斯走进牢房,被士官带到了最里面的房间。军营里的牢房已经很多年没有使用了。其中一半已被改造成储藏室。只有四个房间保持原始状态。

“我们给他戴上手铐和脚镣,以免他逃跑,”中士解释说。“他被铐上手铐醒来,差点挣脱……”

拉莫斯走到最里面的牢房,守卫拿出钥匙开门。

“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。” 拉莫斯对角落里的人笑了笑。

雷欧坐在角落的一张小床上,手脚被数量夸张的铁链拴住,保证雷欧只能在三步之内移动,而且每次移动都要为普通人付出代价。十倍的努力。

“果然,你还是喜欢强加三滥的把戏。”雷欧看了他一眼。“很高兴见到你,这次有我在,你又可以升职赚钱了,对吧?”

雷欧冷笑一声,故意激怒他。无论如何,拉莫斯从来都不是他想要尊重的人。

“你在我的地盘上,梅西,激怒我没有好处。” 拉莫斯走到利奥身边。

雷奥依旧一脸不屑:“拉莫斯将军,你连靠近我都不敢,虽然你手脚被锁住,但我咬你的鼻子并不难,你准备好给我了吗?

“别以为我会玩你的把戏,你的攻势没用,梅西,我本来就没有打算堵住你的嘴的。”

“这次邀请我有什么事吗?” 利奥问道。“如果你想晋升冠军,请尽快送我去马德里。我厌倦了你的脸。”

“你是我的俘虏,别把自己看得太重。” 拉莫斯抓住利奥手臂上的锁链,用力猛拉。利奥被拉住,突然向前倒下,差点从床上掉下来。

“那么,”利奥挺直了倾斜的身体,“你要让我看看你能做什么吗?” 他笑道:“那就好,我没见你有什么本事……”

雷奥笑了,拉莫斯冲他坏笑,然后突然伸手一巴掌扇在雷奥脸上。这一巴掌狠狠的打在雷欧身上,被金星打得头晕目眩。

“这一巴掌是给伊戈尔的。”

“卡西被苏亚雷斯刺伤,被巴萨士兵带走,但你要扇我耳光?” 雷欧感觉嘴里有一股甜甜的味道,嘴巴都裂开了。“你打自己是因为我吓到你了,对吧?我看到了你的眼神。”

拉莫斯连续打了四记耳光。雷欧觉得耳朵里嗡嗡作响。知道自己睁开眼睛什么也看不见,他干脆低下头闭上眼睛,缓解一下头晕目眩的感觉。

“再打几巴掌,说不定我还能佩服你一分半钟。” 雷欧讽刺的说道。

“你知道你的问题在哪里吗?” 拉莫斯拽住利奥的头发,强迫他抬起头。“你太嚣张了,太烦人了,当了几年太子就忘记自己是谁了,你不配被人叫。国王,你别跟我装君主了——”

“你不配让我假装给你看,拉莫斯,我就是看不起你,你算什么东西,我一战就输了十次八次——哦,陷进去就打人了疼痛。NS?

拉莫斯的脸色顿时一变,利奥趁机取笑他,越发恼火。利奥被他扇了几巴掌,嘴唇都裂开了,嘴角在流血。他的脸上依旧没有恐惧,定定地盯着他。

“你觉得我不能让你低头,是吗?” 拉莫斯说着,把手滑过雷欧的脸。雷欧心中一寒,从拉莫斯突然的语气变化中猜到了他的意思。意向。

更多直播